1. 首页
  2. 资讯

陈立亭的详细背景

大染坊》曾风靡一时。 《大染坊》首先是小说,小说的主人公往往都是经过多重原型集纳而成的。 《大染坊》主人公陈寿亭(陈六子)主人公原型是谁,这本身可能本身就是一个假问题。

大染坊》曾风靡一时。 《大染坊》首先是小说,小说的主人公往往都是经过多重原型集纳而成的。 《大染坊》主人公陈寿亭(陈六子)主人公原型是谁,这本身可能本身就是一个假问题。 可坊间对这个问题的讨论却不是全无意义,至少它引领人们去回望济南乃至山东的近现代印染史。 《大染坊》作者陈杰先生今已英年早逝,关于大染坊主人公原型的说法依然众说不一。以下为从网上搜集到的几种说法: 1、青岛人曾猜测是陈六子的原型可能是旧时青岛印染业的传奇人物陈介夫。详见陈寿亭原型到底是谁 2、济南不少人认为陈六子的原型是东元盛染厂的创立者张启垣,详见陈六子的原型,还有人认为是东元盛的少东张东木(张启垣之子),详见陈六子故居将在济南拍卖。 3、周村人认为,陈六子的原型是周村人。详见天下第一村──山东淄博周村。 4、《大染坊》作者陈杰的弟弟认为陈寿亭的原型是其祖父陈立庭。详见张氏四合院与《大染坊》无关——“《大染坊》作者陈杰的弟弟来电表示,《大染坊》主人公陈寿亭的原型是自己的爷爷陈立庭,其创办的染坊是济南第一染织厂的前身,张氏四合院的主人——张启垣及其儿子张东木经营的东元盛染坊则是济南第二染织厂的前身。虽然两家祖籍都是淄博市桓台县,迁到济南后都在锦缠街居住,但陈家故居现已拆除,要拍卖的“张氏四合院”与陈家没有关系。” 争议到第4种说法,问题并没有终结。济南只有济南染织厂(创办于1942年,前身为八路军军需生产单位),并没有第一染织厂、第二染织厂,它们应是第一印染厂和第二印染厂的误写。“二印”的前身追溯到东元盛染厂并没有争议,可“一印”的前身呢? 《济南纺织工业志》上说,济南第一印染厂的前身为济南德和永染厂,始建于1931年。可张东木先生《济南机器染厂的史料简记》一文(济南文史资料选辑第三辑)中,提到德和永染厂的创立之初总经理是耿筱琴,经理耿文,副经理张新斋、李静轩、张逊之(兼厂长)。并无陈立庭。 我又从《济南第一印染厂志》中仔细看了看“一印”的构成,原来,“一印”(1966年始称济南第一印染厂)由济南市20余家染厂合并而成,德和永染厂(1954年改称山东人民染厂)只是其中之一,建国的济南机器染厂除东元盛外,其余几经分合最后都并入“一印”。这里面就包括利民染厂、宏聚合染厂等。利民染厂经理王霞亭,厂长赵寿冈(二人名字各取一字,恰为寿亭),没有陈姓。值得注意的是,创立于1941年的宏聚合染厂,总经理邱连三,经理王汉卿,厂长陈瑞亭。这个陈瑞亭是不是第4种说法中的陈立庭呢?《大染坊》陈寿亭的创立的染厂名为宏巨染厂,与宏聚合名称也很接近。 话就点到这里吧,尚需进一步考证。当然,要是按情节说,创立于1941年的宏聚合和《大染坊》中1937年就烧毁的宏巨染厂还是有很大出入的(我个人认为,但从情节上,陈六子的经历和张启垣先生还是有一比的)。 呵呵,对号入座,寻找原型,可能本身就是一个假命题下的务虚行为。 另,刚刚又在网上搜到第5种说法:陈六子原型是‘德兴和’染厂的掌柜。详见“济南苗家”追忆商埠风云。德兴和染厂?《济南第一印染厂志》简介了20家先后并入它的机器染厂,并没有德兴和染厂的名字。 另:最近(08年12月8日)在《济南工商史料第四辑》上看到一篇名为《七十年的回忆》(作者张东木)文章中有关于陈懋祥(陈瑞亭)的记载,而他和东元盛还有一段渊源: 陈懋祥,字瑞亭,桓台人。曾在戏班学戏。因成绩不佳而进周村东元盛染坊学徒。先父(张启垣)见他勤快精明,逐渐提拔他上街买卖货物,并让他参与生产安排;随后提升他为份子掌柜,参加红利分配。他虽文化程度不高,但虚心好学,用于钻研,能熟练地掌握染色技术。企业迁济后,在生产深蓝色布、“群英会牌”各种色布等方面起了重要作用,是这一时期的主要成员之一。他还善于辞令,擅于应酬,经常外出联系业务。1929年为解决染布的“折痕”问题,派他去天津久兴铁工厂购置了轧光机、喷雾机、立式小锅炉。在多年的跑外业务中,她接触了多种类的机器和染色方法,经常给同事们交流工艺和观看外地操作方法的体会。我得其教益颇多。1931年去潍县投资大华染厂并担任生产厂长,后回济担任宏聚合染厂和中兴诚染厂的生产厂长。1957年病逝。

秦香莲是哪里人啊??

  秦香莲是老均县人,六里坪秦家楼人

  大凡说书唱戏,剧中人出场都有自报家门的习惯。在戏曲《铡美案》中,陈世美、秦香莲都提到自己是湖广均州人氏。那么,湖广均州又在哪里呢?湖广,是明代至清初时的一个行省。包括现在的湖北和湖南。均州,就在湖北,也就是如今的丹江口市。

  对于均州历史上是否真的有陈世美、秦香莲,丹江口市的百姓几乎是众口一词:“陈世美是我们丹江人。”“秦香莲是老均县人,六里坪秦家楼人。”……

  如果均州历史上有陈世美、秦香莲这两个人,那有没有历史文献或文物遗存能证明呢?童德伦,今年76岁,为弄清楚陈世美的来龙去脉,他耗费10年精力,搜集了大量的文史资料和民间传说,写成40万字的专著《陈年谷秘史》。出人意料的是,童老先生认为历史上并没有陈世美这个人,《铡美案》中的陈世美在生活中的原型,是一个叫陈年谷的人。

  不仅如此,童老先生还认为:生活中的陈年谷与戏曲中的陈世美,是截然相反的一个人物。他说,我从小时候听老年人讲,戏中的陈世美就是陈年谷。

  陈年谷是一个清官,他不徇私情得罪了同学,同学们故意编戏辱骂于他。我一直想把这件事情搞清楚。

  在童老先生的书中,陈世美成了陈年谷。同为陈姓,但有两字之差。

  陈年谷,均州人。出生于明代天启五年,自幼聪颖好学,发愤读书。清顺治八年,陈年谷考取举人,顺治十二年考取进士。由于政绩突出,陈年谷屡受顺治皇帝重用。被封为贵州省思石道按察司副使,兼布政司参政。康熙十年后,陈年谷升任户部郎中、侍郎。康熙二十三年携妻告老还乡。

  据童老先生考证,陈年谷不仅在官场上一帆风顺,其道德品质也没有什么可指责之处,更没有贪图福贵、杀妻灭子之事。

  而且,童德伦还搞清了陈年谷的号叫熟美,是他上学时自己起的。因为在那时,文人之间很少直呼其名,一般都以字号相称。根据他的字号,我们也可以称陈年谷为陈熟美。这样,陈年谷又和陈熟美画上了等号。

  而陈熟美和陈世美已经非常接近,只有一字之差了。

  既然陈熟美是陈世美的生活原型,那么陈熟美一是政绩突出,二没当过驸马,三也没抛弃糟糠之妻的记载和传说,与《铡美案》如此大相径庭作何解释?何况陈熟美是明末清初人,又如何让宋代的包拯给铡了呢?

  《铡美案》如何出炉

  根据童德伦的考证,这出戏是这样编成的:清顺治十五年,陈熟美的同窗好友仇梦麟与胡梦蝶从均州到京都找陈熟美求官,被陈熟美讲明道理后婉言拒绝。仇、胡二人大为不满,认为陈熟美在求学期间,他们曾接济过他,现在他仕途已就,反而忘恩负义,不念旧情。

  怨恨而归的仇梦麟和胡梦蝶走到河南南阳,正遇上当地上演曲剧《琵琶记》。二人看到戏中所演正是忘恩负义之事,于是计上心来。他们不惜花费银两,请戏班子按自己的意愿,把《琵琶记》的情节加以改造,把戏中忘恩负义的男主人公换成了他们怨恨的陈熟美,编造了一出他们认为赛过《琵琶记》的新戏。

  戏的内容差不多,只是把名字换了一下。为掩人耳目,他们不敢用真名,而是把陈熟美变成了陈世美,还把陈世美说成了驸马。改编后的《琵琶记》在河南、陕西、湖北一带的演出,还真引起了观众的同情和共鸣。后来根据观众的愿望,又改编成陈世美让包青天给铡了。

  于是清代的事也就“演绎”到了宋代,戏名也变成了《铡美案》。

  令仇、胡没有想到的是,他们为泄私怨一时冲动,酿成了一个无可弥补的历史冤案。

  在《续辑均州志》的历代秀才名录里,我们还真的找到了仇梦麟的名字,他与陈熟美是同年的秀才,这就进一步证明他们的同学之说。

  作为戏剧中的另一个主人公,陈世美的妻子秦香莲,童德伦先生认为,秦香莲和陈世美都是戏剧人物,是艺术形象。她的生活原型真名叫秦馨莲,是均州六里坪秦家楼人氏。她是陈熟美的第二个妻子。夫妻相敬如宾,白头偕老,根本没有戏剧中所编的那些情节。编戏人为了掩人耳目,把秦馨莲改成秦香莲。

  在丹江口市,我们曾多次听人们说,均州城从来不演《铡美案》。

  原丹江口市豫剧团团长彭书斌介绍说,就是没演过。解放以后,虽然没有人再去为这个事那么认真了,但也没有演。因为演了也没有人看,也没有票房。我本人呢,就是演陈世美的,但那是在外地演的。而我在任团长的时候,1985年我们团曾创作排演过一出戏,就是为陈世美喊冤。

  《陈年谷秘史》一书和《陈世美喊冤》这出戏,毕竟属于文学艺术的创作范畴,难免有演义的色彩。而《丹江口文史资料》,则有对于此事的论述。

  均州城从来不演《铡美案》

  《丹江口文史资料》,湖北省丹江口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编写。是对地方史志的一种延伸和补充,是严肃可靠的。

  在这部文史资料的第一辑里,我们看到一篇题名《陈世美其人其事》的文章。文章开门见山地说:均州有个陈年谷已是不争的事实,争议的焦点在于陈世美是否影射陈熟美?

  原丹江口市政协副主席陈天裁介绍说,当时能够确认陈年谷号熟美的有三位老人。其中之一是原一中的退休教师陈棠,他是陈年谷的第十代子孙。他曾听到他的祖父给他讲过他的高祖叫陈年谷,号熟美,而且屋后有他的衣冠冢,也听到过有关陈世美就是影射陈年谷的这个情况。

  三位老人抱着对历史和后人负责任的态度,相互印证,搞清了陈年谷号熟美的由来:孟子在《告子章句上》一文中写到:“五谷者、种之美者也;苟为不熟,不如荑稗。夫仁,亦在乎熟之而巳矣”。陈年谷由此想到,自己名叫年谷,而谷子熟了才美,于是就自称号熟美。

  关于陈年谷同窗学友编戏辱骂嘲弄之事,文章也作了充分肯定,主要事实与童德伦书中所述完全一致。

  陈年谷的第十代孙陈棠已经去世,我们了解到陈棠还有一个胞弟叫陈吉棋,他仍健在,现居住在武汉。陈吉棋老人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爱人是教员,也早已退休。他们育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他们应该是陈年谷的第十一代孙了。

  对于陈年谷以至后来陈世美的故事,陈吉棋很早就听爷爷和父亲说过。陈吉棋说,小的时候我见过我家的神龛上供奉的祖宗牌位,有陈一奇、陈年谷。我还清楚地记得陈年谷的号叫熟美,他的墓就在我家的背后。以后修水库被淹没了。我小的时候我父亲说,我祖父年轻的时候,河南有个剧团到我们县上来演《铡美案》,当时我祖父四兄弟,还邀约了些亲朋好友,到剧场就砸了戏箱,打了演员,把剧团撵出了均县。从此以后,这出戏在我们县上再没有演出过。

  一个传说可以折射出一段历史。一段历史又能演绎多少个传说?对于这个故事,我们可否这样去认定:陈世美是陈熟美,因为这是编戏的人渴望达到的目的;但陈熟美又不是陈世美,因为陈熟美没有忘恩负义,杀妻灭子。

  我们无需为陈世美翻案,因为它只不过是虚构的戏剧中的人物。我们也无需为陈熟美翻案,因为陈熟美一生磊落,无案可翻。

  我们只需让人们了解一段历史,了解一个被人称为陈世美的陈熟美,是个好人。

蒋介石哪里人

事情的大概经过是这样的:蒋介石是河南许昌县河街乡人,母亲王采玉怀蒋介石的时候正赶上许昌大旱,王采玉乞讨到开封遇到了来开封做生意的浙江姓蒋的商人被收到房中,王采玉带着两个儿子就来到了蒋家,郑大发子不受蒋氏老爷子的喜欢去当兵了,蒋介石(当时叫郑合成后改姓蒋)随着继父迁到浙江,这才有蒋介石是浙江人的说法,实际上浙江奉溪只是蒋介石成长的地方,其出生地就是河南,蒋介石就是许昌人。

证据之一:大家看看当时不远千里去南京找蒋介石的郑大发子的珍贵历史照片以及当时蒋介石的一个少将师长的证言。从照片上看这个郑大发子与蒋介石是何其的像啊,这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造假的。

证据二、云南军统特务头子沈醉在1982年出版的《戴笠其人》中111页提到蒋介石的亲哥来重庆找蒋介石的事情,戴笠把他们安排在军统局两湖会馆的看守所里面,抗战胜利后给送回去了。

证据三、1946年郑大发子给蒋介石的一封信在民国三十五年十二月二十三日的“总收文京府字第15517号”转给蒋介石,蒋介石安排秘书长吴鼎昌安排,郑大发子后来被国民政府授予陆军少校的军衔,如果蒋介石没有与郑家的血缘关系,不可能有这样的待遇。另外还有就是当时的河南省主席刘茂恩专门接见郑大发子并给钱给粮食等事情,具体的细节后面再祥说。

证据四、1987年河南襄城县文史资料第一辑中的《李峰传》提到的一件事很有意思,这至少说明了蒋介石自己对自己的身世是了解的。当时李峰是襄城县县长,1936年国民政府组织优秀县长的集训,结束时每个人被蒋介石召见,平均两三分钟。等蒋介石召见李峰时,李峰说是襄城县的,蒋介石哦了一声说襄城是许昌的邻县吧,蒋对许昌非常感兴趣,表情兴奋,问了许多襄城的事情,总把话题扯到许昌上,一共召见了半个小时,这是非常破格的。另外,李峰与很多人说过,这个人(郑大发子)与蒋介石的个头与长相一摸一样,如果都穿上长袍马褂,真难分辨,那只能从语言上分辨了

参考资料:http://bbs.news.163.com/bbs/mil/1140886.html

闻一多先生的<<死水>>谢了!

  死 水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

  不如多扔些破铜烂铁,

  爽性泼你的剩菜残羹。

  也许铜的要绿成翡翠,

  铁罐上绣出几瓣桃花;

  再让油腻织一层罗绮,

  霉菌给他蒸出些云霞。

  让死水酵成一沟绿酒,

  飘满了珍珠似的白沫;

  小珠们笑声变成大珠,

  又被偷酒的花蚊咬破。

  那么一沟绝望的死水,

  也就夸得上几分鲜明。

  如果青蛙耐不住寂寞,

  又算死水叫出了歌声。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这里断不是美的所在,

  不如让给丑恶来开垦,

  看他造出个什么世界。

  此诗的后面,署有创作时间:1925年四月。正是在美国芝加哥留学的闻一多先生谁备提前回国的前夕。留美期间闻先生的情绪,有两个突出的方面:一是由于他在美国身受种族歧视之苦,对美国社会那种在繁华掩盖下的腐朽与罪恶感到愤怒与厌恶;一是对自己的祖国的无限热爱与思念。在这种情绪支配下,他写下了许多充满爱国反帝激情的诗篇,如《孤雁》、《太阳岭》、《记菊)等。这种爱国反帝的激情,更集中地表现在他回国前夕所写的《洗衣歌》、《七子之歌》、《醒呀》、《死水》等诗中,如诗人所说,这些诗是“历年旅外因受尽帝国主义的闲气而喊出的不平的呼声”。

  诗人是这样描写“死水”的外表的:一池的“绿酒”,上面有绿的“翡翠”、红的“桃花”、闪光的“罗结”和灿烂的“云霞”,还“飘满了珍珠”,又有“歌声”。诗人又是这样揭示“死水”的内里的:里面有的是“破铜烂铁”和“剩菜残羹”,这些污秽的东西在这里霉烂、发酵;那翡翠便是破铜之绿,桃花是烂铁之锈,罗结是油腻的光,云霞是霉菌,绿酒是一沟臭水,珍珠是臭水上的泡沫。可见,“死水”的外表的华美,只是污秽和垃圾的霉变。

  华美外表的下面是污秽和罪恶。这样的“死水”,不正是美国社会最真实的写照吗?

  第二重意义:从《死水》的发表时间看,“死水”象征的是北洋政府。

  《死水》虽然创作于1925年4月的芝加哥,其原意如上所述。那么,到了1926年4月,身在北京的闻一多先生,才特意把它拿出来发表,又有什么新的含意呢?

  1926年3月18日,就是鲁迅说的“民国以来的最黑暗的一天”,段棋瑞北洋政府血腥屠杀请愿的爱国学生,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三•一八惨案。闻一多先生怀着满腔义愤,声援学生的爱国斗争。他选择此时发表《死水》,正是用以表达自己对北洋政府的深恶痛绝。也就是说:这个北洋政府已是“一沟绝望的死水”,“这里断不是美的所在”,那就让它见鬼去吧;

  “不如让给丑恶来开垦”。态度是这样的决绝、激烈!

  第三重意义:从《死水》诗集出版时间看,“死水”象征的是黑暗的中国现实。

  1927年,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失败了。闻一多先生对于祖国的美好希望破灭了。他结束了诗人的生涯走进了学者的书屋。

  1928年,他编成他自己的第二部诗集,取名“死水”出版,作为向诗坛的告别。他亲自为诗集设计了封面与封底,采用的是通盘的黑纸,只有封面的上方贴有小小的金色签条,写着书名与作者。整个封面封底散发着忧郁、沉闷的气息。人们看到这以“死水”命名的黑色诗集,心中就会浮起“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的诗句。这个时候,《死水》一诗和《死水》这一书,又有了另外一层寓意了。

  到这时候,在闻一多先生心目中,“死水”象征的是黑暗的中国现实,表达了诗人对这种现实激愤而又失望的情绪,也表现了他与反动统治者不合作的态度。

广州十三行的由来?

摘 要:广东十三行(又称广州十三行)是封建社会商品经济发展和清朝对外贸易政策的产物。它从兴起、发展到辉煌再到衰落至少有一个半世纪。随着鸦片战争和中英《南京条约》的签订,十三行结束了其辉煌时代,紧接着第二次鸦片战争英军炮轰广州城激起绅民焚烧十三行街使其彻底崩溃。关于十三行的衰败大家是没有太大争议的,而可能是历史久远和史料混杂的缘故吧,对于十三行的由来(包括命名由来、建立时间等)众说纷纭、见仁见智,至今还没有一个定论。笔者结合前人论断成果,归纳整理,进一步阐述,希望使此问题更加清晰地呈现在读者面前。关键词:清朝 十三行 对外贸易 行商 官商 十三行是受政府之命全权处理对外贸易,是一个既有官方背景又有行会色彩的双重性质社会团体。关于十三行的研究汗牛充栋,或是从其经营失败原因、在经济贸易中的作用以及与西方的洋商关系来论述或是考察其贸易特点、贸易制度和行商性质抑或是与日本的长崎会所进行比较研究。论述角度不一,见解各异。笔者在已有的档案和论作的基础之上,对十三行的相关资料略加整理,在对十三行的来龙去脉、兴衰过程有一个整体认识的基础上,单从十三行的由来做一番简单阐述。希望通过笔者的泛泛而谈,让大家对十三行由来有一个更为全面清晰的了解。十三行是在康熙帝时期创立的,“十三行”的名称最早出现于屈大均的《广东新语》及其中引用的《广州竹枝词》:“洋船争出是官商,十字门开向二洋。五丝八丝广缎好, 银钱堆满十三行 。”①以上这些都是没有疑议和异议的,可是至于它是在康熙哪一年创建以及为什么叫做“十三行”历来有争议,至今仍然没有一个统一明确的答案。由于缺乏详细记载的史料证据,我们很难能确定十三行是在哪一年成立的。所以对于把十三行的成立时间果断地确定在一个具体的年份甚至精确到月份,我个人认为这是极其不科学的。如英国摩斯、美国亨德等西方学者主张把康熙五十九年(1720)广州洋货商人组织公行的一年,认为是广东十三行起始建立的年代;《广东十三行考》的主张:“粤海设关之年(康熙二十四年)可确定已有十三行”;白寿彝教授主编的《中国通史》把十三行的创始时间定于康熙二十五年(1686)四月等。日本学者稻叶岩古郎认为在乾隆二十五年以后,“十三行”作为公行的代名词出现。很显然,这是经不起推敲的。相对而言,彭泽益和吴晗的观点还是比较合理的,暂且先不论究竟谁对谁错。彭泽益先生将十三行始起的时间定为康熙二十六年(1687)左右或稍后②。吴晗根据昭涟《啸亭杂录》中的“奏通商舶,立十三行”认为这是吴兴祚始任两广总督到粤海设关之年任内时期的事,因而断定说:“十三行之立,当为康熙二一至二四年(1682—1685)四年间事”。康熙二十四年(1685)正式开放海禁(1684年开始放松海禁),这一点是争议不大的。以此作为参照物,争论的焦点就变成了十三行是成立于之前还是之后或者说就是在这一年。目前,大多数学者还是认为十三行成立于开放海禁之后即1685年之后。这主要是他们认为十三行是在粤海关设立之后才分离出来的作为征收外贸行税的一类商行。为什么他们会那么认呢?“以往认为十三行和公行均出现于设立粤海关之后的‘ 定论’, 实有重新商榷的必要。③”应该说,在“十三行”具体是指什么还不清楚的情况下,谈它出现的时间更是毫无头绪、无从谈起,所以笔者很是“佩服”那些绕过“十三行”名称由来及其含义而直接对其兴起时间展开讨论的无头苍蝇式学者。“十三行”这个名字包括“十三”和“行”,关于“行”没有讨论的必要。“十三”这个数字很重要,它是实指还是虚指?是单独的称呼还是总称?史料记载多尔乱,很难说得清楚。但是有两点清楚的是:其一是“十三”即使就是指十三家商行,但是那只是命名初期的数额,后来远不只这个数;其二是十三行的经营范围是有所变化的。假设“十三”是实指,那么这十三个商行肯定是最有实力最出名的,也就是说因为这十三个最具有代表性所以命名“十三行”。这就像天涯海角成了三亚的符号、黄山成为安徽的标志符号、长城是中国的象征一样,因为最具有代表性所以可以“以偏概全”。按照阎宗临在《中西交通史》上的说法,这“十三行”分别是:1、伍秉鉴的怡和行,商名浩官;2、卢继光的广利行,商名茂官;3、潘绍光的同孚行,商名正官;4、谢有仁的东兴行,商名鳌官;5、梁亟禧的天宝行,商名经官;6、严启昌的兴泰行,商名孙青;7、潘文涛的中和行,商名明官;8、马佐良的顺泰行,商名秀官;9、潘文海的仁和行,商名海官;10、吴天垣的同顺行,商名爽官;11、易元昌的学泰行,商名昆官;12、罗福泰的东昌行,商名林官;13、容有光的安昌行,商名达官。④这种观点得到很多国内外学者的支持,如日本根岸信在其《广东十三洋行》中就表达了这种观点。然而,如果论实力和代表性为什么恰恰是这十三家?为什么恰恰要取十三家为代表?这里面有太多的疑惑需要推敲。我并不赞成这一观点,我认为很大程度上这“十三”应该是虚指,是一个概数。观察中国古代的词语可以发现有很多关于“三”的字词是形容很多的意思,这些字词或就是“三”,或是“三”的倍数或是含“三”的数。如老聃说“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也”;又如“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再如九牛二虎之力等等。我觉得“十三行”的“十三也是有这个意味,也许是形容当时这类商行很多,又或许是期待这类商行多的美好愿望。反正不论如何,“十三”表示具体的十三家商行未免有点牵强。据广东布政使官达在雍正五年(1727)调查洋行贸易情况的报告中说:查广东旧有洋货行,名曰十三行,其实有四五十家。而且,据统计自康熙五十九年至道光十九年这百多年间,只有嘉庆十八年及道光十七年两年洋行之数恰为十三家(还不包括非法或者漏统计的),其他各年一般在十三家以下,而乾隆二十二年却多至二十六家。⑤过去盛行十三行“沿明之习”的说法,近来有学者指出那是从《粤海关志》抄袭篡改《澳门纪略》的杜撰之词,属讹传。查看《粤海关志》原文: “国朝(清朝)设关之初,番舶入市者仅二十余柁,至则劳以牛酒,令牙行主之,沿明之习,命曰十三行。”即使按照此说,可是据查看明朝的史料可知:在明代广东经营商业的行商只有“三十六行”,并无“十三行”的叫法。如此该怎么解释“沿明之习”?难道明朝时期是恰恰有三十六家命名“三十六行”?这些我们不得而知。最起码,说“沿明之习”还没有使人完全信服的理由,只是某些学者的猜测臆断而已。诚然,吴晗在《广东十三行考》书评所提出的广东洋货行“也许恰好是前明所留三十六行中之十三个行,因即称之为‘十三行’”的推断,还是值得参考的。⑥有争论的问题无法达到共识,所以导致一些达成共识的问题也显得站不住脚了。以上这些暂且不论,十三行的创立首先要归功于两广总督吴兴祚、广东巡抚李士祯和粤海关监督宜尔格图这三个人。他们在粤海关建立之后(笔者暂且认同十三行出现在粤海关之后,其实这是有很大争议的),由于粤商经营华洋贸易不分,所以商议将国内商税和海关贸易货税分为住税和行税两类。住税征收对象是本省内陆交易一切落地货物,由税课司征收;行税征收对象是外洋贩来货物及出海贸易货物,由粤海关征收。为此,建立相应的两类商行,以分别经理贸易税饷。前者称金丝行,后者称洋货行即十三行。从此,洋货十三行便成为经营外贸的专业商行。经营进口洋货和出口土货(包括广货、琼货)的中介贸易商行。最初指定洋货十三行经营的贸易对象,实际包括外洋、本港和海南三部分内容。同时,这也说明十三行开始也是华洋贸易不分的,不是在粤海关之后独立出来的,所以这也产生了自相矛盾,意思就是说吴兴祚、李士祯和宜尔格图这三个人为了解决华洋贸易不分而创建洋货十三行,可是到头来十三行还是华洋贸易不分,这好像不太合乎情理。这些疑点还有待于进一步研究讨论。广州十三行在其存在的时期对中国产生了重大影响,几乎所有亚洲、欧洲、美洲的主要国家和地区都与广州十三行发生过直接的贸易关系。这里拥有通往世界各主要港口的环球贸易航线。虽然是一口通商,但是造就了晚清著名的中西贸易中心和广州历史上令世人瞩目的经济文化的辉煌时代。广州十三行的辉煌背后是其神秘的出身,对于十三行由来还有很多地方需要探讨。 【参考资料】①屈大均.广东新语.下册.第427页② 彭泽益.清代广东洋行制度的起源.载《历史研究》1957年第1期, 第23页, 及《广州三行续探》.载《历史研究》1981年第4期. 第113页④阎宗临.中西交通史.第18页⑤⑥梁方仲.关于广州十三行.广州文史资料选辑(第一辑).1960年11月 </FORM>分享到微博 投诉与举报专区>> 崇拜楼主 | 分享 | 引用 | 回复 | 发表时间:2009-11-15 看好该帖的朋友们: 查看全部>>

“人无混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具体出处,以及具体的意思?谢谢各位了``

出自《增广贤文》

《增广贤文》又名《昔时贤文》、《古今贤文》。书名最早见于明代万历年间的戏曲《牡丹亭》,据此可推知此书最迟写成于万历年间。后来经过明、清两代文人的不断增补,才改成现在这个模样,称《增广昔时贤文》,通称《增广贤文》。作者一直未见任何书载,只知道清代同治年间儒生周希陶曾进行过重订,很可能是民间创作的结晶。

《增广贤文》以有韵的谚语和文献佳句选编而成,其内容十分广泛,从礼义道德、典章制度到风物典故、天文地理,几科无所不含,但中心是讲人生哲学、处世之道。

《增广贤文》内容通俗易懂,言简意赅;形式多样,生动活泼;富有韵律,读来琅琅上口,便于记诵。这是它在清代和民国年间流传广泛,至今在民间仍有很大影响的原因之一。

********

《增广贤文》,又称《昔时贤文》、《增广便读昔时贤文》,是一部极有影响的蒙学读本。

关于《增广贤文》的作者和成书年代,我们至今尚无法确定。目前,人们大多认为成书于清代中叶,因为清代同治年间周希陶曾对《增广贤文》加以修订,并刊行了《重订增广》一书。这种意见可备一家之说,但究竟如何,还有待于进一步探讨。《重订增广》的出现表明,《增广贤文》一书至迟在清同治时期就有了广泛的流传。

《增广贤文》篇幅不长,通行本只有3800 字左右。全书以韵文的形式,将格言排列在一起,三言、四言、五言、六言、七言交错而出,灵活多变,读起来抑扬顿挫,朗朗上口,从而突破了传统蒙学读物一种句式贯穿始终的基本格式,使语句更接近于口语,更易于为人们接受。可以说,这是《增广贤文》深入民间的原因之一。

当然,《增广贤文》最能征服人心的是它的内容。这部数千字的妙文,以格言的形式讲述了对人际关系的看法,介绍了待人接物的经验。书中那些精辟的语句绝非凭空而谈、信口雌黄,而是对中国人处世经验、智慧和原则的总结,因此具有很强的说服力,这正是它的生命力所在。

《增广贤文》的内容大致有这样几个方面,一是谈人及人际关系,二是谈命运,三是谈如何处世,四是表达对读书的看法。

在《增广贤文》描述的世界里,人是虚伪的,人们为了一己之私变化无常,嫌贫爱富,趋炎附势,从而使世界布满了陷阱和危机。书中说:"易涨易退山溪水,易反易复小人心"、"山中有直树,世上无直人"、"谁人背后无人说,哪个人前不说人"、"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人情似纸张张薄"、"人生似鸟同林宿,大限来时各自飞",人们既然不能真诚相待,那么他们追求的必然是真情以外的东西,这就是金钱:"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有钱道真语,无钱语不真。不信但看筵中酒,杯杯先劝有钱人"。这种恶劣的世俗现象,使作者发出感慨:"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相识满天下,知心能几人"、"茫茫四海人无数,哪个男儿是丈夫"。

其实,书中并不是片面地反对金钱,它是深知金钱的重要的:"马行无力皆因瘦,人不风流只为贫"、"人贫志短,马瘦毛长"、"有钱堪出众,无衣懒出门"。财富的占有程度往往决定了一个人的生活方式,怎样才能富有呢?书中有两种说法,一是"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二是"富从升合起,贫因不算来"。当金钱与其他事物相比时,书中说道:"钱财如粪土,仁义值千金"、"积金千两,不如明解经书"、"许人一物,千金不移"、"黄金未为贵,安乐值钱多"。很显然,《增广贤文》认为金钱是不可缺少的,但有比金钱更重要的东西。

《增广贤文》有很多强调命运和报应的内容,认为人的一切都是命运安排的,人应行善,才会有好的际遇。书中说:"死生由命,富贵在天"、"万事不由人计较,一生都是命安排"、"大家都是命,半点不由人"。由于"举头三尺有神明",所以人们应该行善,"但行好事,莫问前程"、"人有善愿,天必佑之"。那些做恶的,迟早会受到报应:"人恶人怕天不怕,人善人欺天不欺。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种麻得麻,种豆得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书中的这些内容有其消极的一面,但它倡导行善做好事,则是值得肯定的。

《增广贤文》有大量篇幅叙述如何待人接物,这部分内容是全书的核心。书中十分强调自我保护:"逢人只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守口如瓶,防意如城"。对他人之事要尽量少管,免得给自己添麻烦,"见事莫说,问事不知,闲事莫管,无事早归"、"是非只因多开口,烦恼皆因强出头"。交友要慎重,要对自己有帮助,"酒逢知己饮,诗向会人吟"、"结交须胜己,似我不如无"、"知音说与知音听,不是知音莫与弹"。判断朋友的原则是:"路遥知马力,事久见人心"、"道吾好者是吾贼,道吾恶者是吾师"、"良言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书中对忍让多有描述,认为忍让是消除烦恼祸患的方法。书中说:"饶人不是痴汉,痴汉不会饶人"、"忍得一时之气,免得百日之忧"、"得忍且忍,得耐且耐;不忍不耐,小事成大"。人生在世,要小心谨慎,"念念有如临敌日,心心常似过桥时"、"三思而行,再思可矣"。小心和忍让可以减少矛盾,这种处世态度是有一定积极意义的。

书中有些内容是讲及时行乐的:"相逢不饮空归去,洞口桃花也笑人"、"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忧"、"能饮酒时须饮酒,得高歌处且高歌"。书中在主张自我保护、谨慎忍让的同时,也强调人的主观能动性,认为这是做事的原则。书中说:"欲求生富贵,须下死工夫"、"使口不如自走,求人不如求己"、"宁向直中取,不可曲中求"、"事不为不成,人不劝不善"、"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增广贤文》虽以道家思想为主,但对儒家的说教并不排斥。书中强调了读书的重要、孝义的可贵:"读书须用意,一字值千金"、"十年窗下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妻贤夫祸少,子孝父心宽"、"千经万典,孝义为先"、"家中无才子,官从何处来"、"为官须作相,及第必争先"。这些观点,体现了正统的儒家精神,与全书所弥漫的道家思想有所不合。但也正是由于这种庞杂,不同思想的人都可以从其中看到自己认可的格言,使《增广贤文》具有了广泛的代表性。

《增广贤文》与其他蒙学读本相比,有一个特点,就是文中极少运用典故。书中只有"时来风送滕王阁,运去雷轰荐福碑"二句是明显地用典,前一句讲的是唐朝王勃去南昌时,得到马当地方的风神相助,路途虽远,但一夜即到南昌,在滕王阁的聚会上写出了名篇《滕王阁序》;后一句说的是宋代一个书生十分潦倒,在饶州作官的范仲淹十分同情他。饶州荐福寺中有一通欧阳询书写的碑文,其拓本在当时十分值钱,范仲淹想拓一些送给书生。不料,巨雷却都把碑击碎了。除以上两句外,《增广贤文》基本无须讲解,就可明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